欢迎您访问微红科技旗下——微客管家官方网站     

因为专注  所以专业

直面纯技术开发团队

五年专注微商管理系统

4000-288-665

  • 登 录
  • 网站建设资讯详细

    武汉疫情下的围城脉搏=快递小哥+滴滴司机+饭店老板+程序员…

    发表日期:2020-02-11   作者来源:微客管家   浏览:166  

    有些人选择离开,有些人选择留下。


    与疫情相关的“围城故事”或多或少包含着几分悲壮的情绪,许多人或自觉或不自觉地加入到这场战斗中。


    他们只是普通人,与抗击疫情的医护人员不同,他们有自己的战场,出一趟车、送一趟菜、打包一份蛋炒饭,他们在空旷的城市中寂寞地穿行,传递一份份微小而灼热的力量。


    最终,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不会在这场波澜壮阔的大场景中留下自己的名字,也正因此,我们在这里刻下几笔他们的印记


    他们,是城市最鲜活的脉搏,城市因他们的存在而不停跳动,生生不息。


    01

    “武汉告急!10万医护人员几近崩溃,物资缺乏,请求支援!”当朋友圈出现越来越多“湖北告急”“武汉告急”的字眼时,土生土长的湖北人李兵栋在老家再也坐不住了。在武汉工作近6年,武汉有难,他觉得自己需要为武汉做点什么。


    大年三十当天,李兵栋所在的武汉市黄埔圆通公司微信群里发布了一则运送救援医疗物资的紧急通知,他第一时间在微信群里报了名。“我在汉川,帮我申请一个运输物资通行证,我可以马上出发!”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个城市” 

    经过3天的焦急等待,李兵栋终于在大年初三傍晚5点拿到了通行证。嘱咐两个孩子照顾好老人,安顿完70岁年迈的父母,甚至没有给自己带点口粮,他立刻发动汽车起身前往武汉。一路上,他经过十几个卡口,需要一路下车配合交警量体温,直至晚上7点,他终于平安到达武汉转运中心的集结点。


    此时的转运中心空空荡荡,与往日的忙碌形成了鲜明对比。与工作人员简单交流后,他才得知,因为人手不多,仅有的几辆汽车已经被派出运送物资了。他的到来给一筹莫展的工作人员带来了希望:有2万个口罩需紧急送往黄陂区人民医院。

    话不多说,李兵栋快速将医用物资搬上自己的货车。当晚9点30分,他运载物资顺利抵达医院。当他拉下车内的倒档,缓缓将汽车尾部倒入医院入口,借着忽明忽暗的灯光,他在后视镜里看见,几位戴着口罩的医护人员早已在守候在医院门口静静地等待他的到来。


    送完第一批货,李兵栋的心情越发沉重。返程路上,他这才有机会看看这个自己即熟悉又陌生的城市:此时的武汉,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以往堵车的地段现在连车的影子都看不到,最热闹的街道漆黑一片,只有路灯孤零零地亮着。


    “在空荡的城市里开车,我的心里很难受。现在肺炎把大家都关在了房子里。看不到车的时候,这里怎么看都不像个城市。”李兵栋说道。

    跑过数十家医院

    接下来的每一天,李兵栋都在忙碌中度过。


    他的手机24小时待命,除开车时间外,他会密切关注手机微信群消息。一旦转运中心没有物资可拉,他还会主动在圆通公司组成的71人“圆通援助疫区物资群”里询问是否需要帮忙。目前,包括武汉协和医院、金坛区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在内的数十家医院都接收到了来自李兵栋义务送达的物资。短短几天,他开车驶过的里程高达数百公里,消耗的油费近千元。

    李兵栋一点也不心疼,“钱以后还可以再赚,大家都是中国人,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在疫情面前,李兵栋不知疲倦。困了,就在车里眯上十分钟;饿了,吃点志愿者送来的面包和牛奶凑合,如果工作到很晚没有来得及吃晚饭,他会在送完最后一单的深夜回到黄埔的快递驿站给自己煮一碗热面条。


    每天往返于距离疫情最近的地方,李兵栋以此为荣。


    “有很多同事都想来帮忙,但他们有的没有车,有的家里封路了,只有我离得近。”李兵栋所在的黄埔圆通快递公司有近40名员工。除李兵栋之外,黄埔圆通快递公司还有一个30多岁名叫王腊雪的女客服,帮他一起协调物资和车辆。


    得知李兵栋要前往一线运送物资,公司为其准备了口罩、防护服和消毒液。每天晚上回家,李兵栋都要认真洗手,将自己身上的消毒味道清理干净再休息。


    被问及新型肺炎面前是否会害怕,李兵栋坦言:“会有害怕,我甚至都想过,万一我被感染了,我就配合医院做隔离检是查,我相信医院一定能把我治好。”

    义无反顾的“武汉精神”

    41岁的李兵栋是家里唯一一个劳动力。每月月薪近6000元,除了1500元要支付房租之外,他还需要一个人赡养父母,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


    每天他都会给家里人发微信报平安。下班的早,他会跟两个孩子视频;如果到了深夜还没有忙完,他会提前给孩子们说晚安。


    李兵栋清晰地记得,自己运送物资以来,最大的一批货。那是一个送往武汉隔壁县市的一批医用物资,共有60箱防护服。


    当天晚上他连夜将物资运送到当地的转运中心,天空中下着小雨,已经是凌晨。当汽车的近光灯打在转运中心门口,一群戴着口罩的人立刻围上来,远远地他看到人们在鼓掌、欢呼。下了车,他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终于有物资用了!”那一刻,李兵栋觉得,自己再苦再累都值得。


    2月4日,他为武汉人民医院运送一批外科医用手套的时不幸把腰扭伤了,但他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等会去弄点药,马上就会好起来的。”李兵栋说道。


    记者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李兵栋发下了这样一段文字:“什么是武汉精神,可能一两句说不清楚,但正如钟老所说,‘这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人身上有股子狠劲儿,愿我们早日度过难关。”

    02

    今年除夕夜,刘邱斌摁掉了家人催吃年夜饭的电话,因为从大年初一起,他就成为了一名特殊的滴滴司机了——专门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这也意味着每天刘邱斌要多次往返医院。


    医院,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是其他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地方。


    刘邱斌今年30岁,是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3个月前他刚刚成为一名滴滴司机,此前他从事服装行业,因为行业不景气而转行。他挺喜欢新工作,赚得比以前多点,相对也自由一点。


    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是新手的他就参与了这样一次特殊的任务。


    “我是自愿报名的,为在一线救人的医生服务,也是自己对抗疫情的贡献。”原本,刘邱斌准备初一至初三给自己放个假,但伴随着武汉“封城”,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让市民出行举步维艰,尤其是对于还要坚守岗位的医护人员,上班成了问题。于是,刘邱斌成了“医护保障车队”首批100名司机中的其中一员。


    除夕夜晚上的培训结束后,刘邱斌就已进入了工作状态,大年初一凌晨2点,不少司机已经进入梦乡,群里发出了当天需要接送的医护人员名单信息,刘邱斌抢到了第一个任务单,是去接一个协和医院的护理人员,“赶紧睡觉,7点不到就要出发了,必须保证精力充沛。”


    睡了不到5个小时,刘邱斌起床,按照培训要求穿好隔离服、戴上护目镜和手套,为车子消毒,到指定地点接医护人员,乘客在协和医院放射科工作,“他叮嘱我一定要注意防护,让我蛮感动的,他还把水果留在车上给我吃。”刘邱斌说,接送医护人员服务让他更了解了医护人员的压力和风险。

    他曾接到过一个护士,上车时情绪低落,原来当天是她的生日,家人希望她能回去给她过生日喝鸡汤,但是她怕回家万一出现问题,“狠心”还是回到医院安排的住宿点。


    接送医护人员也有早晚高峰,刘邱斌一般7:00前出门,22:00左右才能回到家,从大年初一至今天天如此,记者第一次联系刘邱斌时,他正在去接一位医护人员的路上,“每天一般要接十几单,中午会空一点。”空的时候,刘邱斌会稍稍休息一会,就把车开到医院附近,为了及时响应医护人员的用车需求。


    别人离医院越远越好,而像刘邱斌这样的保障车队司机总是朝着医院的方向前进,“一开始会有点担心,但后来就不怕了,做好防护就行,而且和医生相比,我们算安全的。”

    03

    大年三十原本是祥和喜乐的夜晚,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给生活在疫区的人们心中蒙上了一片厚重的阴霾。也就在这一天,在湖北黄冈经营着“两湘和”和“虾先生”两家饭店的老板钟鹏和合伙人之一陈瑶在微信里当即决定,要拿出饭店春节的囤货为吃不上饭的医护人员义务送餐。


    截至2月5日,他们已经为上万抗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公安值勤人员、志愿者提供免费送餐近12000份。

    绝望中的蛋炒饭  

    大年三十凌晨4点30分,因为在微信朋友圈看到好几张医护人员无饭可吃只得吃泡面的照片,80后陈瑶的心仿佛被针扎了一般,她立即给钟鹏发微信商议,想给吃不上饭的医护人员送餐。


    刚刚点了发送键,微信那头的钟鹏几乎是秒回。两人一拍即合,商议好分工,激动得一夜未眠。


    4点43分,负责物资调度及后方协调的陈瑶在498人的微信群里发布了一则信息。“敬畏那些奋战在疫情岗位上的医护人员,如果你们在工作岗位上每天吃饭不方便说一声,我们尽己所能给你们做些简餐免费供给,请有需要的和我联系。”


    大年初一上午十点多,负责炒菜的钟鹏接到了第一名医护人员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位男子,尽管看不见表情,钟鹏从他的声音中听到了绝望:“请问你可以给我送点饭吗?我们已经整整三天没有吃上饭了。”


    听到这里,钟鹏立刻奔向自家厨房,用最快的速度为医护人员做了两份蛋炒饭。


    下午两点多,两人电话不停响起,陆陆续续接到了近200人的晚餐订单。他们即刻召唤回饭店已经回家过年的三名员工,临时组建了一支4人的团队,在店里为医护人员准备晚餐。

    放弃还是坚持?  

    由于当时大别山医疗中心正在紧急筹建,所以两人手机收到消息的人越来越多,钟鹏和陈瑶团队已为上千名医护人员和筹建大别人医疗中心的志愿者提供送餐。由于紧缺人手,钟鹏除了炒菜,还要开车送餐。初三下午,他们发现,店里的食材即将消耗殆尽,当时的菜场已经全部关停,超市也被一抢而空。连一包方便面都买不到的他们,不出一天,食材就将告罄。


    是坚持还是放弃?


    钟鹏想了想,让陈瑶通过微信群求助。“我们可以问问同行,看看有没有愿意把家里的食材捐献出来;如果有卖的,我们买。”钟鹏说。


    燃眉时刻,微信群里的黄冈人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大年初四一大早,还没等钟鹏和陈瑶来到饭店,爱心人士捐赠的1200斤油、3000斤大米、堆积如山的青菜、土豆已经到达了饭店门口,两人欣喜若狂。


    此后的每一天,他们都能收到不同的物资。有时,是一车车的青菜,还有同行业送来本储备春节营业的菜品、打包盒。每收到一批物资,陈瑶都会用手机拍照记录下这一刻,“有些是留名的,但还有更多不留名的,我把所有的物资照片留下,等到疫情过去,我要亲自感谢这些可爱的人。”


    除了捐赠的物资之外,也有不少人自发地来到饭店,主动请缨成为一名志愿者,为钟鹏和陈瑶的送餐队伍出一份力。高峰期,一天之内,他们提供的午餐、晚餐和夜宵已达上千份。

    疫情背后的深夜食堂  

    大年初三,他们得知守在城外卡口的100多名交警晚上通宵值勤。恰逢一位爱心人士送来2200个馒头,钟鹏决定,再为公安干警送去宵夜。每天的宵夜,钟鹏都会用心准备。海鲜粥、皮蛋瘦肉粥、萝卜汤搭配馒头卤鸡蛋或是黄灿灿的玉米炒饭。


    随着疫情爆发,大年初六,黄冈城内封城,城内每隔1公里处都设置了卡口,穿城而过的道路上的卡口增多至25个,值守的交警达上百人。钟鹏跟店内几名员工商议,给城内卡口的交警也送去宵夜。在员工、朋友和志愿者的帮助下,城内外的42个卡点的宵夜配送又了保证。


    看着新闻报道湖北的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蹭蹭上涨,黄冈成为了疫情重灾区的坏消息更让钟鹏心里五味杂陈。他清楚地知道,卡口增多的背后,意味着疫情严重了。


    每天早上10点到店开始炒菜,送完第一波,匆匆吃完饭又要着手准备第二波的晚餐,晚餐过后做卡口交警的宵夜,从9点开始配送,回来已经是深夜。一天睡眠不足7小时,见不到家人事小,志愿者和员工的生命安全更是首位,要不要继续送餐?这个问题再一次出现在了钟鹏的脑海。


    在坚持与放弃的纠结之间,红血丝和黑眼圈悄悄爬上了钟鹏的双眼。在黑暗中沉睡,第二天的清晨醒来,钟鹏还是决定继续去饭店准备饭菜。


    “一旦开始,我们就停不下来。每天源源不断的食材运到饭店,既然接收了,就一定要要送出去。现在已经有不少医护人员指定只吃我们家的饭菜。”对钟鹏而言,这已经变成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从大年初一到现在,每一天钟鹏都会要求送餐人员进店量体温、消毒。现在,他把这项程序要求的更为严苛。“每一次送餐,我们和收餐医护人员协商好,保持一定距离,送餐人员不能进到医院,病从口入,如果稍不注意传染的可能是所有人。”


    疫情期间,钟鹏经营的饭店预订的年夜饭两天之内全部退完。两家饭店一天的损失高达十万元。但钟鹏想的很开,每天唯一的欢乐就是变着法儿地做重复的食材。块切了切片,片切了切丝,想各种办法,做出新鲜感,以最快的速度把大家的爱心做成热气腾腾的营养传送给抗战的一线。

    04

    “紧急扩散!急寻这些航班车次的密切接触者。”“XX市确诊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该患者曾于×月×日乘坐飞机(航班号为××××××)。”


    看到这样消息,很多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转发,为防疫控疫贡献自己的力量。在习惯与数据打交道的程序员们眼中,看到了能发挥自己特长的“用武之地”。


    1月27日上午11点,“function toolmao”微信群里突然有一个新点子冒泡了:开发一个新冠病毒患者的同行程查询工具。这个点子的发起人就是拥有15年编程经验的童永鳌。


    这么做的目的一开始很单纯,只是因为童永鳌本人比较“懒”而已。每天他都看到官方不断发布的“求扩散”消息,往往是一张图片里包含了几百个患者搭乘过的交通工具、车次、日期等信息。如果逐条查找,那就很容易看漏,结果还得从头再来。要是能把所有的数据都抠下来,直接用搜索工具去查找,那不是更方便吗?


    有了灵感,童永鳌立刻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群里认识十多年的朋友。于是,7名群成员迅速组成了开发工具的初始团队,有人写代码、有人汇总数据,就这样忙活开来。当天下午5点,查询工具的功能已基本完备,接着又花了6个小时整理数据,当晚11点,童永鳌就将查询链接发到了朋友圈里。


    仅仅12个小时,第一代查询工具就成功上线了。人们只要输入日期、车次和地区等信息,就能知道对应行程是否与已披露的确诊患者同行,进而早预防、早隔离、早救治。


    不同于俗话说的万事开头难,查询工具上线后,程序员们才迎来真正的挑战。


    为成都无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TO,童永鳌从事的是针对B端用户的反网络诈骗业务,几乎不会遇到访问量过大的问题。但这一次,他遇到了。


    童永鳌没有想到,第一次“跨界”开发的to C工具竟然在朋友圈以几何级的速度传播开来,上线第2天访问量即达到400万次,第3天则突破了2000万次。面对暴涨的流量,童永鳌赶紧把公司的运维主管拉来帮忙,进行服务器调整。为了拯救服务器危机,他们将数据迁移到阿里云上,“自己买服务器太贵了,云存储服务相对好一些。”


    着信息量的增多,后期团队成员每天都得花17个小时甚至更久来做维护,基本上从早上9点到凌晨2点都在工作。童永鳌坦言,录入数据的过程比他想象中繁琐得多,所以整理信息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有时收到网友的邮件,即使只是一句简单的“谢谢你们”,童永鳌也觉得很暖心。疫情爆发后,他总觉得身处互联网企业显得有心无力,现在程序员终于也派上了用场,不用待在家里“发霉”了。


    渐渐地,包括百度、航班管家、同程艺龙在内的各大互联网平台也相继推出了类似的行程查询工具。来源地、目的地、迁徙规模指数、迁徙规模趋势图等丰富的数据指标都能够在百度地图上找到答案。


    如没特殊注明,文章均为微客管家及微红科技原创,转载请注明来自https://www.weikeguanjia.com/News/newsinfo/75.html
    <

      4000-288-665

      18586785866

      ceo@weihom.com

    您还可以

    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我们系统架构师将在第一时间与您联系

      您的姓名:

      您的电话:
  • 提 交
  • 售前咨询热线

    4000-288-665

    18586785866

    Copyright 2019 Weihom&微客管家.All Rights Reserved

    黔公网安备 52030302000579号 黔ICP备17001430号-6

    微信扫码在线沟通

    扫码识别二维码咨询

    微信号:whkj2008 点击复制

    微信号:18586785866 点击复制